欢迎访问大同市新荣区人民政府门户网站!
·今天是:
网站首页 重要信息 新荣资讯 政务服务 政民互动 走进新荣 招商引资 一周集粹
您现在的位置:新荣区人民政府网站 > 走进新荣 > 名人文化 >
破鲁宁静寺无边和尚
中国 · 山西    大同市新荣区人民政府网  www.xr.gov.cn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4-20 22:05:39
【字体:

    金财主边摇头边赶着骑驴进了村:“三里没真言啊”。忽一抬头,见自己院中有“火”光,金财主一急,跳下驴跑进院中。进了院,却“火”光全无,又见金光从自己正堂门户射出,金财主不觉又是一惊。跑进家再看,金光全无,只有一老和尚赖着不走,非要跟媳妇们讨口斋饭。金财主明白了,他料定此老人绝非平凡之辈,于是便将破衣烂衫的无边老人让至炕正中,安排媳妇们准备斋饭。 
    吃完饭,无边和尚说明来意。谁知,金财主有个怪癖,不说钱还好,一说要钱,就是亲爹亲妈,也难以压住他那无名之火,只见金财主脸一拉,指戳窗外,要老和尚下地出门。 
    半夜,金财主睡梦中发现院中又有了“火”光,忙披衣出院查看。到了院中不见有火,只见一道道金光由大门缝射进,将整个宅院映照得一片辉色。金财主吃惊非小,忙打开街门,见白日里那个老和尚正端座在大门洞打瞌睡,浑身却像一块烧透了的火炭,金辉透亮,光芒四射。这下可把金财主惊呆了,忙匍匐在地,倒头便拜,恭请老人进屋歇息。第二天,吝啬了一辈子的金财主一反常态,要求出巨资修庙建寺。 
    破鲁堡,自古就是一个大村,也是周围村庄群众活动的中心场所,民国年间社会动荡不安,村中居民什么人都有,社会成份十分复杂,因而使不少人染上了抽大烟、赌博、逛窑子等陋习。这些人见寺院买回不少上等木料,又只有一个糟老和尚看管着,以为是个机会,于是三五成群,结伙偷盗。谁知他们每次入院,刚一弯腰,还没把一根檩条抱起来,肩膀就会被人用力捺住,夜色中无边老和尚说:“弥陀佛,寺里的东西偷不得,快快改邪归正回去吧。”如是几次,皆不能得逞,这些人就又想了个新办法。他们分出一部分人以串门为由,到庙里和老和尚闲聊,轮流和老人搬手腕,以稳住老和尚,另一部分人负责在外偷运。结果,不等他们动手,无边和尚就又拦在了面前说:“善哉,寺里的东西拿不得,请回去吧”。事后,两部分人会合,互相埋怨,最后才弄清楚,在他们实施偷盗期间,老和尚根本就没下过炕,始终在陪着他们闲聊、玩劲儿。这几件事对破鲁堡乃至周围村人震惊不小,于是人们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齐心赞助老和尚修复寺院。因而,不到一年的功夫寺院就翻修一新,并在堡内扩建了其它系列庙宇,使堡内寺庙联成一个体系。 
    寺院建成,无边和尚举办各种法事活动,教化村民改邪归正,信仰佛法,以善为本,勤劳致富。破鲁堡村人从者较多。 
    民国六年(1917),农历六月十九,左云城举行庙会,破鲁堡善男信女纷纷前去赴会。会闭,有几个人与无边老和尚一道回村,行至平川村时,已过中午,无边和尚看看似火的骄阳对众人说:“我看你们就在这村避避雨哇,这场雨不小哩”。众人抬头望望天际,蔚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迹,便朝老和尚笑了笑说:“师傅,我们还饿着肚子哩,开啥玩笑,这天能下雨?”随即,一伙人拥着老和尚边说边笑继续赶路。从平川村到破鲁堡只有八里左右的路程,转眼就到。结果众人还没走一半的路程,天空中就由马头山刮过一片乌云,一声炸雷,倾刻大雨如注,平地起水,众人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个个成了落汤鸡。而老和尚,却在大雨中两手合十,“阿弥陀佛”念念有词,竟然浑身上下不落一个雨点,众人无不信服。 
    无边和尚在破鲁堡人的眼中越来越神了,走亲访友,红白喜事,没有不找老和尚给看看日子的,特别是断年份、种庄稼方面,只要你请老和尚给指点指点,没有一个不丰收的。破鲁堡年年好收成,家家粮够吃,安居乐业,丰衣足食,不几年就在周围出了名。 
    民国二十七年(1938)秋,日本入侵,破鲁堡为周围占领村中心据点,日寇、汉奸、散兵游勇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有段时间,每至深夜,破鲁堡的日本岗哨就留下一人站岗,其余人溜下城墙入村,趁夜色偷鸡摸狗,奸淫抢劫,百姓苦不堪言。其中北岗就设在寺后北城墙上的甄王庙内,这一岗人入村,必经寺内的地藏王殿前。为了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,惩治这伙恶人,无边和尚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晚上,念动咒语,将院中一条黑狗放入地藏殿内。子夜时分,两日伪兵果然又从城墙溜了下来,叽哩哇啦地比划着又要穿过寺院入村作恶。刚至地藏王殿门口,殿内忽有惊堂木一拍,接着铁链嗦啦啦乱响,日伪兵循声一看,昏暗的灯光下,一个毛烘烘的东西,脖子上挂着一截铁锁链,口吐着一条血红的舌头,正跪在供桌前不住地给十大阎罗磕头。这哪是人看的情景,两人早已魂飞魄散,连滚带爬返回“岗”内,大病一场,险些要了性命。消息传出,全堡震惊,日伪兵再没有夜间敢擅自入村扰害百姓的。 
    又有一次,一日本军官在本村汉奸的陪同下到寺内上香,无边和尚隐约听得是在祈祷他们“剿匪”成功。老人掐指一算,便情知一切,暗自思忖,大白天转移伤兵已是不可能了,只好急速派本堡一居士抄近道赶往高向台,通知村人抓紧时间将八路伤兵隐藏起来,然后都扛上扫帚、铁杈、木杈到村口迎接日本兵。急速前进的日伪军,刚穿过一片高粱地,猛一抬头远远就见由高向台村中涌出一大片人,晨雾中,个个怒目圆睁,龇牙裂嘴,大的、小的,手舞钢叉、狼牙棒,窜来跳去,黑压压地向他们逼了过来。日伪兵不禁毛骨悚然,慌忙将部队后队变前队撤了回来。回堡后,日军长官立即进庙向无边和尚查问作“法”事由。无边老和尚不慌不忙地告诉他,这件事并非有人作法,而是你们出兵择错了时日,冲撞了天兵天将,幸好半路折回,否则将全军覆没。日本人尊崇佛教,视和尚为“三宝”,因此虽对他多生疑窦,终究也无可奈何。从此,堡内日伪官兵,汉奸流氓,上上下下无不惧怕他几分。 
    民国二十九年(1940)农历二月十七日,无边所修四寺皆成。是日,他将宁静寺八弟子邀于大殿,告知他们自己要走(圆寂)的消息,并将全寺钥匙交于大弟子普法和尚。二月十九日,无边老人又徒步到丰镇主持了正觉寺的开光大典。农历二十日凌晨,正觉寺的弟子天不亮就起来诵经,为师傅送别。启明星将升时分,忽听空中一声炸雷,山门外一石狮随即忽忽悠悠飞上天空,紧接着另一石狮也离了地面,大有追赶前狮之势。不知哪位和尚见状后惊呼一声“这个也起来了。”后狮遂由半空中掉了下来不动了,至今仍斜躺在山门一旁。无边祖师骑石狮成佛后,破鲁堡人再三追问大师年岁,普法和尚最后告诉人们,尊师享年一百八十岁。 
    无边和尚圆寂,破鲁堡的日军亲自去丰镇将祖师遗体运回,并在宁静寺设坛社供十日后荼毗(火化、火葬),并从祖师骨灰中掠取舍利子二十七颗。

主办 : 大同市新荣区人民政府      |      承办 : 新荣区人民政府办公室      |      管理 : 区政府信息网络中心 0352-3072202
网站备案号:晋ICP备08100651号 公安备案号:14021202000000 网站标识码:1402120001